绛都春 戊午元夜后3日,泛棹太湖,风日暄丽,天楫倚梦窗此曲索和,勉为继声最初的文章[龙榆生古诗]

水调歌头195玖

清代:钱宝琮

(177一—1八贰柒)山西海盐人,字质甫,一字子寿,号恬斋,原名昌龄。钱载孙。嘉庆帝4年举人,官黄河布政使。画兰竹深得家法。有《恬斋遗稿》。

钱宝琮

金搓绣线。爱稚柳向阳,云烘波暖。淡扫黛蛾,慵揾鲛绡腰肢软。琼浆间酿春深浅。乍惊落、江梅千点。画船撑去,清吭慢引,恍临仙苑。看遍。丰肌秀靥,更回盼、料也含情Infiniti。藻鉴变容,奁匣消香沧海桑田换。残脂不涴如花面。正人倚、玉楼西畔。待他绿威尼斯红酣,翠尊递荐。——近今世·龙榆生《绛都春
甲申元夕后二十二日,泛棹莫愁湖,风日暄丽,天楫倚梦窗此曲索和,勉为继声》

绛都春
庚子元宵节后七日,泛棹青海湖,风日暄丽,天楫倚梦窗此曲索和,勉为继声

勤来书劄慰离情,又此秋凄犯险行。远出终输翁叱犊,漫游敢比客骑鲸。已丁混乱的世道光阴贱,转为谋生性命轻。与子孩他爹能壮别,不教诗带渭城声。——近当代·钱默存《叔子赠行有诗奉答》

叔子赠行有诗奉答

三宿湖滨未避嚣。软波轻送木兰桡。梦回西子太妖娆。客馆孤衾寒恻恻,败窗疏雨夜迢迢。不成小别也魂销。——近今世·龙榆生《浣溪沙·小雪后三十四日离湖上,宿嘉禾酒馆》

浣溪沙·大雪后二十四日离湖上,宿嘉禾旅馆

近现代:龙榆生

三宿湖滨未避嚣。软波轻送木兰桡。梦回西施太妖娆。

客馆孤衾寒恻恻,败窗疏雨夜迢迢。不成小别也魂销。

1

金搓绣线。爱稚柳向阳,云烘波暖。淡扫黛蛾,慵揾鲛绡腰肢软。琼浆间酿春深浅。乍惊落、江梅千点。画船撑去,清吭慢引,恍临仙苑。看遍。丰肌秀靥,更回盼、料也含情无限。藻鉴变容,奁匣消香沧海桑田换。残脂不涴如花面。正人倚、玉楼西畔。待她绿肉色酣,翠尊递荐。——近当代·龙榆生《绛都春
丙申上元后二十6日,泛棹千岛湖,风日暄丽,天楫倚梦窗此曲索和,勉为继声》

二零一九年小元月时,月与灯照旧。

杖敲石级传山谷,鸟啄芦橘堕树丫。

历法渊源远,算术更流长。畴人功业千古,辛劳济时方。分数齐同子母,幂积青朱移补,经注要细看。古意为今用,何惜纸千张。圆周率,纤微尽,理昭章。况有重差勾股,岛屿轻松量。何人是刘徽私淑,都说祖家老爹和儿子,成就最明亮。古往今来者,百世尚流芳。——西汉·钱宝琮《水调歌头一玖陆零》

绛都春 乙丑上元后15日,泛棹莫愁湖,风日暄丽,天楫倚梦窗此曲索和,勉为继声

近现代:龙榆生

龙榆生(190四-1967年),本名龙沐勋,字榆生,号忍寒。安徽进贤县人。盛名专家,曾任暨南京高校学、中大、中大、上音乐教育授。一九陆七年一月七日,归西于新加坡。龙榆生的词学成就,与夏承焘、唐圭璋并称,是二10世纪最负著名的词学大师之1。主要编辑过《词学季刊》。编慕与著述有《风雨龙吟室词》、《汉朝有名气的人词选》、《近三百年名人词选》等

龙榆生

无端绿尽不胜悲,抑郁什么人能慰所思。君若有情应惜别,年年记取岁寒时。——近今世·谢龙升《赠别》

赠别

1雨落桐花,掩斜晖、心事顿成秋院。易急采菱歌,青嶂晚、云涌暝潮初转。啼鹃犹唤,江山未觉风骚远。回首池塘青遍处,一夜离情都满。几时社燕还逢,说赚人词赋,长卿应倦。鸥讯堕鱼天,梦痕在、旧谱蘋洲东畔。鼓鼙不管,鹿车布置眉颦暖。只恐宋朝桃李艳,又惹看花肠断。——近今世·谢觐虞《南浦
甲戌午月临发永嘉,赋示诸生》

南浦 戊午小刑临发永嘉,赋示诸生

东行南达二千里,峻岭危峰无过此。陡辟1径势蜿蜒,仄傍深岩盈尺咫。淩晨霜重苔藓滑,扪葛攀行行复止。心急偏教路转长,最于险处途迤逦。旁惊万仞堕能够,山灵肆虐大雾起。上临无际下幽深,转眼晕眩心魄褫。5丁开峡未觉奇,造化设险何由拟。只悬鸟道势嵚崎,一夫当立万夫死。古时候的人崤函缚叁帅,恃勇入险何为尔。我行此山犹凛然,生平矜躁化烟水。云起但觉衣服润,泉响暗传空寂旨。山花绮丽如妖姬,怪石怒立如突豕。纡回出谷起人烟,鸡犬声闻见村市。回头扑翠万峰攒,惊魂犹在乱峰里。——近今世·魏幼禽《松坎山行》

松坎山行

近现代:魏幼禽

东行南达贰千里,峻岭危峰无过此。陡辟壹径势蜿蜒,仄傍深岩盈尺咫。

淩晨霜重苔藓滑,扪葛攀行行复止。心急偏教路转长,最于险处途迤逦。

旁惊万仞堕能够,山灵四虐灰霾起。上临无际下幽深,转眼晕眩心魄褫。

5丁开峡未觉奇,造化设险何由拟。只悬鸟道势嵚崎,一夫当立万夫死。

古时候的人崤函缚叁帅,恃勇入险何为尔。我行此山犹凛然,毕生矜躁化烟水。

云起但觉服装润,泉响暗传空寂旨。山花绮丽如妖姬,怪石怒立如突豕。

纡回出谷起人烟,鸡犬声闻见村市。回头扑翠万峰攒,惊魂犹在乱峰里。

1

《曲玉管》

流水声中送晚霞,绿阴深处几每户。

多谢月相怜,今宵不忍圆。

还将万籁1一送,即处伏身正是床。

举杯送春春不语,

之六:

《半死桐》

停桡四顾怅迢遥,野渡蒹葭弄晚潮。

《醉落魄》范成大

之七:

二零一八年春恨却来时。

湖分壹角红莲菂,岛辟3边绿竹丫。

菜传纤手,

之五:

寻寻找觅,冷冷清清,

官带牒来嫌地僻,猿携幼至喜篱疏。

花褪残红青杏小,

贤士曾经铭陋室,山阴不复换鹅文。

塞各市角东周时,只有相思数不尽处。

莫管檐铃随便闹,心如止水好参禅。

本来人生长恨水长东!

斜飐水青容钓鲤,反刍山绿莫催牛。

一杯愁绪,几年离索。

上国旧梦去迢遥,何处扁舟可弄潮。

《菩萨蛮》朱淑真

木筏轻过桃叶岸,石猴倒挂薜萝梯。

海阔山遥,未知何处是潇湘?

桥被剑题驴战雪,驿因风发马驮文。

独抱愁浓无美好的梦。

草棚被雪态便便,与雀相亲柴垛前。

人生如梦,1樽还酹江月。

花落衡门风不扫,僧钟在耳似逃禅。

何物系君心?三周岁扶床女!

懵懂野叟:

春在鬼客

之一:

水天溶漾画桡迟,人影鉴中移。

牢固什么人种邵平瓜,但看晨烟与暮霞。

《清平乐》

梅林踏雪思邀酒,松院弹琴懒对牛。

拂了一身还满。

围炉夜煮莼鲈试,远胜铁观世音菩萨。

苦恨城头传露漏永,催起,凶恶岂解惜分飞。

局蹙林间略觉凉,秋黄勃窣满花房。

东营明月冷牛首山,冥冥归去无人管。

林梢落照皆归自身,崖畔啼乌半属唐。

什么人道人生无再少?门前流水尚能西。

白雪仙子:

千古兴亡多少事?悠悠,不尽莱茵河滚滚流。

七月坐迟青石案,老房井水好烹茶。

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

无认为名:

《子夜歌》

之四:

只恐双溪舴艋舟,

明州多有婆诈骗,乌巷殊无燕翘萧。

泪融残粉花钿重。

之三:

记念小蘋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

懵懂野叟:

只无人与共登临。

柳条轻钓烟霞染,松子闲敲楚汉分。

《采桑子》

可人光景略嫌憨,步咏城东折巷南。

袜刬金钗溜。

追鱼入越难浮藻,放鸽过淮必送柑。

《定风波》

懵懂野叟:

欲语泪先流。

之二:

忘了除非醉。

随心翻箨十莴菜,着意吟诗对老牛。

遣情伤,故人何在?烟水茫茫。

欣扶岸竹成吟友,戏指江萍作钓槎。

挥金陌上郎,化石山头妇。

乐不思归终老处,闲来最忆影梅庵。

《渔家傲》

桐花开落有情种,月相圆缺无字书。

痴心不知归路。

误把桃林当落霞,欲餐沆瀣到山家。

行云却在行舟下,空水澄鲜,

闲谈断桥相送后,再难茶续梦浑如。

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

莫携黄耳听吴语,软爱青楼雨后茶。

未名未利,绮陌红楼梦,往往经岁迁延。

已惯霾遮桃叶渡,曾惊蟒抱尾生桥。

贺铸

不乞封侯自种瓜,荷锄山路采烟霞。

《乌夜啼》

更起淑节才过半,已携心志付悠云。

云渺渺,水茫茫,征人归路多数少长度。

闻钟饭后焚琴去,解榻茶前剖镜分。

明儿早上风疏雨骤,

尘外清风槛外客,山人独坐绿云楼。

应是绿肥红瘦。

半室蟾光应可撮,诗随木叶坠银床。

《玉楼春》

无以为名:

旋即月球在,曾照彩云归。

海棠陂前初绽萼,榴园雨后正题花。

陆游

结交应淡论诗酒,小坐宜清破金橘。

记住,文期酒会,几孤风月,屡变星霜。

露滚交茎斜走笔,风掀叠叶倒翻书。

会挽雕弓如满月,东南望,射天狼。

春暖花开十里皆经眼,啼鸟落花长自如。

桃花落,闲池阁。

心满意足顾盼东篱下,菊采黄酒得月楼。

《浪淘沙》

跛驴与自身两嫌憨,一路目不可能纪过市南。

更行更远还生。

之八:

《阮郎归》

懵懂野叟:

即刻共笔者赏花人,点检最近无一半。

络绎尘寰人碌碌,参差紫陌柳毵毵。

夜过也,东窗未白孤灯灭。

犬喜衔衣西施井,鸥愁10履下邳桥。

《探春令》赵长卿

无以为名:

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秋花似雪下苕溪,1棹惊鸦夜遁栖。

《水调歌头》

懵懂野叟:

头雁在云鱼在水,哀痛此情难寄。

白雪仙子:

《蝶恋花》

闲听竹雨春堪醉,遍采松菇路欲迷。

相背而行渐无书,水阔鱼沉何处问。

行窝在野客居便,断续春声到案前。

《八六子》

翠羽惊飞乱唧啾,平林漠漠古镇幽。

已觉春心动。

亭立古碑阶有藓,洞生寒石笋无花。

回想西楼凝醉眼,昔年景色似如今,

之十:

南北东西,南北东西。

心无妄念治丝棼,蛰伏湖山浩气熏。

孤村芳草远,

白雪仙子:

砌下跌梅如雪乱,

抚琴对涧散丝棼,似篆晴岚淡淡熏。

朗意浓,妾意浓。

一廛茅舍岸边居,两岸桃花半盈余。

“和春住”也是劝导同伴与亲属长住不再分离。

老农带酒来山上,暮鼓连声到耳边。

《浣溪沙》

西岭云轻浮皎月,中庭雾淡化清霜。

桥如虹,水如空。

10级松门容问字,乱藤古树隐深庵。

不见二零一八年人,泪满春衫袖。

身无羁绊自相便,俗虑能忘茅舍前。

《踏莎行》

壹啸天边俱是客,且将尘梦做浮云。

《临江仙》

竹杖木桥归去径,荒蒿孤雁晚来秋。

那堪更被明月,隔墙送过秋千影。

小隐何须瓜学种,云游任赋去来兮。

娥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

种鱼休管船耕浅,筛蝶无妨网补疏。

《玉蝴蝶》

懵懂野叟:

年年陌上生秋草,日日楼中到晚年。

无感觉名:

潇潇暮雨子规啼。

未通世故乐天命,常守遗风读古书。

缺月挂梧桐,漏断人初静。

白雪仙子:

《忆秦娥》

子龙题壁休言赵,伯虎过溪乃笑唐。

流水淡,碧天长,路茫茫。

对座敲枰惟玉女,联诗题绢是簪花。

日晚倦梳头。

处士迎门嗤底事,堕驴犹颂老学庵。

腼腆走,倚门回首,却把话梅嗅。

震露晶莹将落草,惊鸿撇捺不成文。

竹杖芒鞋轻胜马,何人怕?壹蓑烟雨任一生。

蓑烟一径鸦锄雨,笠影双桥鹤杖秋。

一场愁梦酒醒时,斜阳却照深深院。

犬吠雉鸡飞绿涧,鸟惊松鼠上枯槎。

别时轻便见时难,

何似陶公吟咏处,嚣尘不到自己歌兮。

门外秋千,墙头红粉,深院什么人家?

白雪仙子:

2018年小初春时,花卉商铺灯如昼。

白雪仙子:

《卜算子》王观

无感到名:

春如旧,人空瘦。

绕庭曲水滤丝棼,天井藤窗过隙熏。

墙里秋千墙外道。

草径长清泉沥沥,柴门虚掩竹萧萧。

《踏莎行》

舟机械漏刻酒心生惑,匣笔支灯梦着迷。

本次第,怎二个愁字了得。

城中冠冕方博彩,乡下孩子又斗柑。

夜阑犹剪灯花弄。

浣水应无俗世累,耽诗早与利名疏。

《青玉案》

尘氛扰扰笔者愚憨,不事穷通择水南。

《鹊桥仙》

日没崦嵫分昼夜,涧生瑶草记春秋。

《一丛花》

无认为名:

愿新禧过后,

樵听醉矣松间卧,弦断铿然天下分。

乍试夹衫金缕缝,

向晚风夸口笛近,石崖泉响起寒云。

二零一八年醉吟高卧,独唱何须和?

懵懂野叟:

稍稍蓬莱旧事,空回首,烟霭纷繁。

半亩水田锄暮雨,几声布谷带晨烟。

《一剪梅》

懵懂野叟:

雨燕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

个别斟杯犹自饮,如雷一默近初禅。

醉别西楼醒不记,春梦秋云,聚散真轻巧。

无感到名:

善用春梦几时多,散似秋云无觅处。

烟绕水腰移岸线,月开天目数山梯。

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

旧剑当犁学种瓜,青门得厚是朝霞。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夜半钟声惊逆旅,梦无亡鹿可藏蕉。

山中岁月,海上心绪。

垂纶老人荷为伞,跳岸青蛙藻当梯。

要得1犁水足望丰年。

断断续续松风趁晚凉,蒲团枯坐倚山房。

雁来音讯无凭,

芳汀放鹤孤山外,古庙藏莺乱树边。